5亿彩票网最权威购彩平台

当前位置 >主页 > 会展信息 >

郭树清督察记 第一大行打造普惠金融样本

点击次数:147  更新时间:2017-06-20 21:38 

  

  时代周报记者 曾令俊 实习生 李雅颖 发自广州

  好风凭借力,普惠正当时。

  普惠金融成为郭树清任银监会主席以来调研的首个主题。据银监会官网可查资料显示,这是郭树清首次对外调研,此前他出席过三次官方活动。

  6月9日,郭树清带队赴工商银行总行实地督察普惠金融,特别是小微金融服务工作开展情况,并听取部分银行业金融机构相关工作情况汇报。

  时代周报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梳理,工商银行是郭树清2月底任银监会主席以来的首个调研点,可见他对工行普惠金融的重视程度。

  6月16日,工行总行宣传部门相关负责人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工商银行立足自身实际,聚焦小微企业、“三农”、脱贫攻坚和社会民生等领域,探索走出了一条具有自身特色的普惠金融发展模式。一季度末,小微企业贷款余额2.09万亿元,是国内首家小微贷款余额超过2万亿元的银行。

  对于工行成为调研的首站,6月14日,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工行“点多面广、网点多,也是国内第一大行,普惠金融如果做好,对于各大银行起到的引导作用就非常大”。

  郭树清调研

  6月9日,上任4个多月的郭树清调研工行普惠金融工作。

  郭树清在工行提及,开发性银行和政策性银行要继续推进事业部制改革,大型银行要在今年内完成普惠金融事业部的设立,股份制银行要进一步完善专营部门制,城商行、农商行、村镇银行等中小金融机构要坚持服务当地、服务社区和支农支小的定位。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这是今年5月以来,政府高层第三次提及银行的普惠金融工作。5月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大型商业银行2017年内要完成普惠金融事业部的设立;5月26日,银监会公布《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实施方案》,推动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聚焦小微企业、“三农”、创业创新群体和脱贫攻坚等领域的普惠金融事业部,并明确要求大型银行2017年内完成普惠金融事业部设立工作。

  在郭田勇看来,监管机构希望通过金融服务能够补“三农”、小微方面的短板,实现普惠性的金融服务。而且大型银行本身也是银行业的国家队,有业务、人员、网点上的优势。

  今年3月,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将“大力发展普惠金融”列入2017年重点工作部分,更鼓励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国有大型银行要率先做到。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和工商银行等国有银行在今年4月份成立普惠金融事业部。

  郭田勇称,中央要求各大银行成立普惠金融事业部,说明从下一步监管工作重点来看,要鼓励商业银行更多支持“三农”、小微等。

  事实上,自上任以来,郭树清在多个场合提及普惠金融。在3月2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郭树清表示,银行业金融机构要积极配合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进一步加大对“三农”和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力度。提升金融精准扶贫效率和普惠金融水平,全力补齐金融服务短板。

  3月15日,郭树清出席《2016年度中国银行业服务改进情况报告》暨文明规范服务千佳示范单位发布会并发表讲话。他表示,银行业要大力发展普惠金融,并明确鼓励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国有大型银行要做表率,还要着力提升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水平。

工行样本

  郭树清选择督促工行普惠金融工作,个中意味不言自明。

  “工行是国内最大的银行,比较有代表性。”一家股份制银行广东分行高层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郭田勇也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调研是想以大型银行为单位,率先做好服务金融这方面的工作,起到引导的作用。”

  “这代表普惠金融事业部在大银行中的推行在持续地推进,工商银行是中国最大的银行,其普惠事业部的推进具有代表性意义,也是最典型的一种榜样,对其他银行的推进有比较大的作用。”东北证券新三板研究中心总监付立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4月12日,工行成为国内首批成立普惠金融业务部的国有银行,着力通过专业化经营、差别化考核评价提升小微金融服务水平,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工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工行力争在2-3年内设立完成300家左右美高美的专业服务中心,以更专业的团队和高效的服务,做好小微、“三农”和扶贫金融业务。

  工行的普惠金融实践也走在银行业的前列。该行提供给时代周报记者的数据显示,一季度末,该行小微企业贷款余额2.09万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613亿元、增幅8.4%,较各项贷款平均增幅高出0.7个百分点;小微贷款客户23.7万户,申贷获得率94.69%,满足“三个不低于”监管要求。

  该行称,从2009年就开始探索建立小微金融经营管理体系,2014年按照集约化经营、专业化服务的思路,坚持专营、放权、提效、严管经营理念,进一步优化了小微金融管理机制和服务模式。

  “目前,工商银行的小微企业贷款利率不到5%,显著低于市场平均水平。”该行相关负责人称,在小微企业集中的地级市和县域设立小微金融业务专营中心,目前已有193家小微中心挂牌运营,覆盖全行60%以上的小微企业贷款。

  时代周报记者获悉,对于股份制银行成立普惠金融事业部,监管层暂时还没有这样的要求,只是针对国有大型银行而言。郭树清在调研时提到,股份制银行要进一步完善专营部门制。

  部分股份制银行也在通过专营部门积极践行普惠金融。时代周报记者从民生银行获悉,民生银行自2009年起着手搭建专门服务小微客户的小微专营支行。截至2016年末,民生银行共有小微专营机构134个,并在专营机构搭建了“信贷工厂流转服务窗口”。

  2009年,总行才成立小企业金融专营部门,但经过多年探索,中信银行已建立了具有中信特色的小微企业专业化服务体系。

  探索爆发点

  郭树清在工行强调,传统银行业普惠金融服务取得新进展,新兴普惠金融服务模式探索不断深入,基础金融服务覆盖面稳步扩大,薄弱领域金融支持力度逐步提升,普惠金融服务手段不断创新。

  同时,银行业自身还存在县域和农村社区资金净外流形势没有根本改变,适合普通客户的产品和管理技术供应不足,决策和融资链条较长,开展普惠金融业务内生动力不足等问题。

  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仍有33.0%、38.8%、40.7%的中型企业、小型企业、微型企业融资需求不能得到满足,微型企业融资需求满足度最低。34.6%的中小企业反映流动资金紧张,资金缺口在20%以上的企业占19.1%,反映流动资金紧张的小型企业比例为35.4%,高于中型企业的35.1%和微型企业的30.1%。融资难的问题依旧突出。

  郭田勇表示,因为要服务弱势产业和群体,因此要想更好地开展普惠金融,政府层面要在税收上、财政政策上给予支持,这个是很重要的。不过,他同时认为:“商业银行跟慈善机构还是不一样,因此普惠金融还是要有商业可持续性,爆发点还亟须进一步探索。”

  “银行应该通过绩效考核、内部授权、资源配置等方式,对小微企业、农户、贫困户和创新创业者的不良贷款率实行差异化考核,适当提高其不良贷款容忍度。”恒丰银行研究院负责人吴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综合考虑小微企业、农户、贫困户和创新创业者的经营状况和服务需求,提高风险定价能力,打造差异化产品体系。

  “普惠金融需要一个协调机制。”付立春表示,在政策和制度基础上实现商业化的运作,这是一个大的方向。

  银行高层也意识到这个问题。6月15日,在《银行家》杂志主办的“2017中国金融创新论坛”上,中国建设银行副行长章更生认为,需要建立金融机构与实体经济相匹配的制度安排,形成配套的产业、财政、法律、社会等政策体系,创造适应于普惠金融发展的良好生态环境。

  农业银行也称,针对资本、资金、信贷、核算、风险拨备与核销、考评激励等方面,建立了一整套有别于城市业务的、专业化的“三农”政策制度体系。

  郭树清表示,要用足用好现有的财政、货币、税收以及免收监管费等各项优惠政策,努力探索财政扶贫资金、产业发展基金、财政贴息资金和地方政府风险补偿基金等优惠政策的作用。“合理确定贷款利率,原则上不允许上浮扶贫贷款利率,切实减轻农户负担”。

友情链接

关于协会| 行业活动| 政策法规| 行业资讯| 会展信息| 学术交流| 新技术应用|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