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马“海归高知官员” 涉嫌受贿时间在十八大之

点击次数:0  更新时间:2020-08-22 04:51 

(原标题:首次披露!落马“海归高知官员”,敛财时间很特殊)

政知君从最高检获悉,国家信息中心原副主任马忠玉(正局级)被公诉了。

马忠玉是海归高知官员,去年11月被查,曾私自留存涉密材料、且18次未经批准擅自离京。

根据检方公诉,除了上述问题外,这个十九大后被查的正局级,还曾在2008年至2012年8月(十八大前)涉嫌受贿。

这样的情况,并不常见。

海归高知官员

马忠玉,男,回族,1963年5月出生,今年57岁,宁夏自治区同心县人,博士研究生学历,1988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4年7月参加工作。

落马“海归高知官员” 涉嫌受贿时间在十八大之前

他是个海归博士后,担任过大学教授、博导,2004年时通过公选,成为一名厅级干部。

具体来看。

1980年,马忠玉考上西北农业大学,本科毕业后又读了硕士、博士。1993年,马忠玉前往英国爱丁堡大学做博士后,3年后出站。

官方简历显示,他曾任宁夏自治区农业科学院农作物研究所干部、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自然资源与农业区划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2004年5月,马忠玉任宁夏自治区发改委副主任,8年后(2012年3月)任宁夏自治区政府副秘书长、自治区政府政策研究室(发展研究中心)党组书记、主任。

2014年8月,马忠玉任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正司级),2017年4月任国家信息中心党委副书记、副主任。

2019年11月,马忠玉任上被查。

十九大后落马,敛财时间均在十八大前

根据检方指控,马忠玉涉嫌受贿罪,收钱的时间是“2008年至2012年8月期间”。

通稿是这么说的:

被告人马忠玉于2008年至2012年8月期间,利用其先后担任宁夏回族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自治区政府副秘书长及研究室(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数额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落马“海归高知官员” 涉嫌受贿时间在十八大之前

换句话说,这个十九大后被查的落马厅官,敛财的时间是在十八大前,且主要集中在宁夏。

这样的情况,并不常见。

公开资料显示,2004年5月,宁夏回族自治区在全国范围内公开选拔副厅级领导干部。马忠玉通过这次公选,回到家乡工作。

一个细节是,在马忠玉落马前几个月(2019年7月),马忠玉的老同事张八五被判了13年。

张八五曾是2005年5月从石嘴山副市长任上调到宁夏发改委工作的,当时马忠玉在发改委已经工作了1年,从那时起至2012年,他们一同在宁夏发改委工作了7年。

张八五犯受贿罪、隐瞒境外存款罪。

法院称,2016年1月、2017年3月,张八五在填报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表时,对其妻子先后持有价值人民币850万元、港币1298万元境外股票的情况隐瞒不报。

18次擅自离京

说回马忠玉。

虽然检方公诉称,马忠玉敛财的时间是“2008年至2012年8月”,那是不是说明他就没有其他问题了呢?

不。

今年8月3日,马忠玉被双开。

纪委通报提到,他“借出差、公务出国之机公款旅游,公款报销个人探亲费用”“私自留存涉密材料”“在党的十九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不知止”。

落马“海归高知官员” 涉嫌受贿时间在十八大之前

更多的细节也被披露。

政知君了解到,2017年至2019年间,马忠玉违反国家发改委离京报备规定,18次未经批准擅自离京,事后也未按规定报告。

2016年至2018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先后3次发文规范离京报告制度,明确规定司局级负责同志离京需填写离京报告表,未经批准不得离京。

马忠玉18次擅自离京,其中因公离京11次,主要是参加有关会议、论坛等活动;因私离京7次,主要是探亲或休假。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直陈,请示报告,不是小事小节。

这是组织纪律的一个重要方面,也是“四个服从”的具体体现。“游必有方”,如果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要是连这一条都做不到,往往是出问题的前兆

资料 | 南方都市报  新华社  人民网  澎湃新闻等

推荐阅读:

被“忘年交”围猎、敲诈五千万,四川厅官周介铭落马细节披露

6月30日,陕西省纪委监委通报,省委统战部副部长唐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而就在两年前,唐勇还曾以陕西省略阳县县长的身份,出现在四川师范大学党委原书记周介铭的违纪违法案卷中。

一个是四川省属高校的一把手,一个是秦岭南麓的山城主官,相隔近千里的两人,为何在一个案件中同时出现?这与陕西商人邓伟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澎湃新闻记者8月19日注意到,最新一期出版的《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刊文《从结成“忘年交”到最后被敲诈——四川师范大学党委原书记周介铭违纪违法案剖析》披露了上述案件背后的诸多细节。落马“海归高知官员” 涉嫌受贿时间在十八大之前周介铭

只见鱼饵不见钩,笑纳“忘年交”财物埋下祸根

出生于1956年的周介铭曾有过激情燃烧的岁月,他下过乡,当过工人,还是高考制度恢复后的第一届大学生。和同时代的其他人一样,他心中曾充满了为国家发展做贡献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无论在西南大学地理系求学,还是毕业后在兰州商学院、西北民族学院任教,周介铭一直踏踏实实、勤恳认真。1984年,周介铭开始担任四川师范大学行政职务,从地理系办公室主任到系主任,再到学校教务处处长、副校长、校长,后任党委书记,每一个岗位上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2003年走上川师大校长岗位时,他还是当年四川省属本科高校中最年轻的校长。与此同时,周介铭的科研成就也令人瞩目,他多次获得国家和省级教学成果奖,还主持了不少重点基金项目,先后被评为教授、博士生导师,成为地理学领域的学术中坚。

成功带来的骄傲,使周介铭渐渐放松了自我要求,内心悄然发生了变化。他错误地认为,在高校只要做好教学科研就算尽职尽责,政治理论学习和思想道德教育都可以敷衍了事。随着权力增大、交往变广,他收取的咨询费、评审费等越来越多。“即使意识到有些费用收得越界,但他知错不改,反而暗示自己这都是对其能力和付出的正当回报。”办案人员介绍,到后来,民办学校寻求支持递来的顾问费他也会笑纳,下属同事送上红包、礼品,他更是收得心安理得。

自我麻痹的周介铭在偏离正轨的路上渐行渐远,开始接受老板的请托。2008年,周介铭经人介绍认识了陕西商人邓伟朝。邓伟朝的极力吹捧奉承,让周介铭“感到很受用”,年龄相差近二十岁的两人,一见如故成了“忘年交”。分别的时候,邓伟朝悄悄塞给周介铭一个红包,他略作推托就收下了。

有了初次递上的红包,邓伟朝很快便请托周介铭帮助一名高考成绩不理想的学生——时任陕西省略阳县县长唐勇之子进入四川师范大学读书。在周介铭的“指导”下,唐勇之子先是转学到川师大对口的专升本院校四川城市职业技术学院就读,再“曲线”进入川师大,几年后又在周介铭的帮助下顺利升为本校硕士研究生。

除了见面礼,2008年至2012年间,就唐勇之子上学一事,邓伟朝先后3次累计送给周介铭17万元。

从被“围猎”到被绑架,陷阱难填终遭实名举报

像许多甘于被“围猎”的领导干部一样,周介铭自认为其与邓伟朝的往来人不知鬼不觉。直到事情无可挽回时,他才意识到,所谓的朋友只是看中了他手中的权力和职务影响。

2015年,邓伟朝生意出现危机,欠下巨额外债。急需用钱的他,产生向周介铭要回贿款的想法。不久前还是交往密切的“好兄弟”,现在突然反咬一口,让周介铭始料未及。最初接到邓伟朝要求打款的电话,周介铭十分愤怒并明确拒绝,但邓伟朝却威胁要实名举报。周介铭想过向组织坦白,但是既担心组织知晓自己与邓伟朝的不正当经济往来,又十分恐惧被组织调查后身败名裂,即使意识到这是敲诈行为,也没有向组织报告,更没有向公安机关报案,一心想着满足邓伟朝的要求后尽快息事宁人。

这一错误选择,让周介铭陷入被敲诈的泥沼中难以自拔,开启了日日惊悚、夜夜梦魇的生活模式。2017年3月16日,邓伟朝谎称唐勇被审查调查,自己公司同样涉案,公司账目中11.5万元款项牵涉到周介铭,要他将此款退回。当晚,周介铭借已故父亲之名,分3次将11.5万元转给邓伟朝。没想到,这些转账记录让邓伟朝又多了一个用以要挟的把柄。

抓住周介铭惧怕调查的软肋后,邓伟朝变本加厉,不断抬高要价。20万、50万、100万……为了拿到更多的钱,他曾在网上发帖,揭露周介铭“借已故父亲之名受贿后退赃”,随后又将举报材料以“大字报”的方式张贴在川师大校门口,周介铭万般无奈,只得倾其所有不断向邓伟朝打款。

然而,邓伟朝的要求却像个无底洞,周介铭即使掏空了家中多年的积蓄,也无法阻止其继续狮子大开口。痛苦又无奈的他将希望寄托于手中的权力,彻底走向扭曲变质。办案人员称,2017年3月至9月的短短7个月间,周介铭总共打给邓伟朝1800多万元。在校任职期间,他利用高校一把手职务和学术权威地位,在学校大搞“一言堂”,严重违反“三重一大”议事规则,以权谋私。而在受到邓伟朝敲诈勒索威胁之后,周介铭疯狂敛财的频率更是不断增加,其所有收受的财物最后几乎全部送给了邓伟朝。

2017年6月,邓伟朝最后一次给周介铭打电话,索要5000万元,并称“给钱就移民国外不再打扰,不给就实名向纪委举报”。走投无路的周介铭实在拿不出这笔巨款了。误以为周介铭“不买账”,邓伟朝心一横,拨通了四川省纪委监委的信访举报电话。

2018年11月,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四川省纪委监委予以周介铭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而邓伟朝也没能逃脱法律的制裁,2019年11月28日,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邓伟朝因犯行贿罪、敲诈勒索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6年,并处罚金200万元。

友情链接

关于协会| 行业活动| 政策法规| 行业资讯| 会展信息| 学术交流| 新技术应用| 联系我们|